湖北作家网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2016年长江文艺杂志社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进行时 -> 作家看世界 -> 艾柯:作家留名后世的几率比学者大很多
艾柯:作家留名后世的几率比学者大很多

来源:北京晨报  发布时间:2016-01-27 00:00  作者:admin

摘要:安伯托·艾柯:生于1932年1月5日,是一位享誉世界的哲学家、符号学家、历史学家、文学批评家和小说家。《剑桥意大利文学史》将艾柯誉为20世纪后半期最耀眼的意大利作家,并盛赞他那“贯穿于职业生涯的‘调停者’和‘综合者’意识”。艾柯的代表作品有杂文作品《开放的作品》,学术论著《启示录派与综合派》,小说《玫瑰之名》等。

 

安伯托·艾柯,现年84岁,享誉世界的哲学家、历史学家、文学批评家、符号学家、美学家和小说家。

显然,艾柯是20世纪后半叶最为耀眼的三位意大利作家之一,也是欧洲世界颇为出名的公共学者。一些人结识他,源于那本名字颇为古怪的《带着鲑鱼去旅行》。另外一些人结识他,源于那本鼎鼎大名的小说《玫瑰之名》。还有一些人结识他,却不得不提到《开放的作品》,或者《符号学理论》等专著。不得不说,艾柯的作品几乎无所不包。也难怪,人们将艾柯看作是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作家,就连《剑桥意大利文学史》中,也在盛赞他那“贯穿于职业生涯的‘调停者’和‘综合者’ 意识”。

 

安伯托是“来自天堂的礼物”

“任何念头出现的时候都应该问一问:这个念头到底来自我们这一边,还是来自敌人?”——《波多里诺》

 

1932年1月5日,安伯托·艾柯在意大利西北部皮埃蒙蒂州的小山城亚历山大出生。艾柯的父亲朱利奥有12个兄弟姐妹,在被政府征召“备战三战”以前,他是一个会计师。“二战”期间,艾柯和母亲乔凡娜搬到了皮埃蒙蒂一个位于半山腰的小村庄里,以躲避战乱。

这个文化氛围迥异于意大利其他地区的小山城,对艾柯形成自己的文化气质有着非常大的影响——这里的文化氛围更接近于法国式的冷静和平淡,不同于意大利式的热情。艾柯认为,自己“怀疑主义、对花言巧语的厌恶、从不过激、从不做夸大其词的断言”的气质,正来源于此。

艾柯的姓氏安伯托取自拉丁语,意思是“一个来自天堂的礼物”——赐予他祖父这个姓氏的官员曾经如此解释——艾柯的祖父是一个孤儿。对于祖父的印象显然不止于此,艾柯在某次访谈中谈到,尽管祖父过世很早,但自己受祖父的影响却很深。艾柯的祖父在退休后,曾经帮人装订图书。在他离世后,许多书主并未索回那些未装订完的书,这些精美的书籍促使还是孩童的艾柯成为了“完美主义者”——他从小就创作小说和漫画,并且希望这些自己创作的“书”看上去像已经印出来了一样, 不仅有扉页、摘要,还必须配上插图。当然,在祖父之外,祖母的乐观幽默也让艾柯获益颇多。

13岁时,艾柯参加了大利天主教行动青年团,后来又在方济各修会做过一段时间的修道士,他也因此接触到了当时天主教的哲学核心——托马斯主义。

艾柯的父亲曾经鼓励他成为一位律师,但他显然未能如愿。艾柯进入了都灵大学哲学系学习,并且在美学教授、存在主义哲学家路易斯·帕莱松的指导下,在1954年完成了论文《圣托马斯的美学问题》——这就是艾柯首部专著《托马斯·阿奎那的美学问题》的初稿。

正是在大学期间,因为一批左倾的青年学生与教皇发生矛盾,艾柯与天主教行动青年团决裂。后来艾柯在一次新书发布后的采访中表示:“虽然我仍然热爱着这个世界,但在我20岁的时候,我不再相信上帝。我对圣托马斯·阿奎那博士进行研究,你可以说他奇迹般地治好了我的信念……”

 

“文学孕育期”的那些年

“现实人生中,我们往往在音乐响起之后才迟迟进场,却又在胜负未见分晓之前便匆匆离席。知道开头与结尾,是会让我们更快乐呢,还是从此丧失了戏如人生的神秘与刺激?”——《带着鲑鱼去旅行》

 

对于小说创作,安伯托·艾柯坚信着“作为叙述文字的作者,扮演的角色就好比是一个造物主:你创造的是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一定要尽可能的精细、周密,这样你才能在其中天马行空,游刃有余。”

艾柯在《一个年轻小说家的自白》一文中,进一步讲述:“我在‘文学孕育期’那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呢?我收集资料,去各地参观,画当地的地图。在参观不同房屋建筑时,我会记下建筑的布局。也许我会留意一艘船的构造,结果后来在《昨日之岛》中派上了用场……在为一部作品做准备的那几年里,我就像是生活在一座中了魔法的城堡里——你也可以说,我生活在自闭性的与世隔绝中。没人知道我在干些什么,即便是家里人也不明白。我看上去像是在做很多不同的事情,但我专注的总是 为我的故事捕捉思想、意象、词汇……”

艾柯具体说道:“……我也花了两三天时间研究当年船只的图样和模型,好弄清楚一间舱房有多大,人们如何从其中一间走到另一间……”这一点他也用在了《玫瑰之名》中。正如艾柯所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小说中虚拟世界的布局决定了对话的长短。”也难怪提议将这本书改编成电影的导演马可·费拉里对艾柯说:“你这本书好像是特意为电影剧本而写的,因为里面的对话都不长不短正合适。”

当然,艾柯所做的显然并非如此简单,他补充说:“我一方面需要蒙住读者的眼睛,一方面自己在写作时思路又要特别清晰。每每提到一处所在,都经过精打细算,不差毫厘。”

 

艾柯与《书的未来》

“我如果是国家元首,知道明天会有一条关于我的不利新闻,很有可能成为头版头条,那么我就让人在夜里往中央车站投一颗炸弹,明天的报纸全都会换掉头版头条。我在想,有些暴力事件的来源是否就在于此。”——《别想摆脱书》

 

不过,我们往往容易忽视的是,安伯托·艾柯并非年轻小说家。

在创作小说之前,艾柯编辑过五年电视文化节目,又在一家期刊社工作了十六年。

1962 年,艾柯发表了自己的成名作《开放的作品》,一举成为意大利后现代主义思潮的主将。在获得赞誉的同时,这部作品激怒了很多人:“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多人被激怒,好像我在侮辱他们的母亲。他们说:不能这样谈论艺术。他们对我侮辱谩骂。那是个非常好玩的年代。”艾柯如是说。

也是在1962年的9月,时年30岁的艾柯与雷娜特·蕾姆结婚。蕾姆是一位德国美术老师,他们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艾柯常常往返于他在米兰的公寓和他在乌尔比诺附近的度假屋——他有三万册图书在米兰的公寓,还有两万册藏书在乌尔比诺。

作为如此多书的拥有者,艾柯显然对书颇有话说。在2003年艾柯在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所做的演讲《书的未来》中,他不仅讲述了书的历史和未来,而且进一步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认为“超文本可以提供一种自由发挥的幻象”,但这仅仅是“自由的幻象”,因为“一本已经写出的书,其命运已经被压抑的作者的决定所确定, 我们已无能为力。我们被迫接受命运,终于明白了我们无法改变宿命”。

 

作家留名的几率比学者大

“人皆有限,一个让人沮丧、让人羞耻的局限:死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所有那些我们假设没有限制,也因此而没有终结的事物。这是一种逃避关于死亡的想法的方法。我们喜欢清单,因为我们不想死。”——安伯托·艾柯(《明镜周刊》)

 

一直到48岁,安伯托·艾柯才开始小说创作。

在这之前,曾经有朋友建议艾柯去创作一个短篇侦探小说,但艾柯对这样的提议并不感兴趣。不过,早在1952年,艾柯就已经有意创作一本名为《修道院谋杀案》 的小说——这部小说一直盘踞在艾柯的脑海中,不过,直到1978年的3月,他才下定决心正式动笔。曾经有“中世纪学者”之名的艾柯将小说的时代背景放在了自己颇为熟悉的中世纪,标题《玫瑰之名》也来自于一篇中世纪的散文作品。

1980年,艾柯最具盛名的小说代表作《玫瑰之名》出版,一举创下了销量超一千万册的盛况,艾柯也自此成为仍然在世的最为著名的意大利作家。这之后,艾柯又陆续创作了《傅科摆》《昨日之岛》《波多里诺》等小说作品。十多年前,艾柯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在50岁时,就已经开始写小说了。有的学者在讲课之余踢球、弹吉他,我则用来写小说。做学者是我的工作,但是让我快乐的事情是当一个作家……我最高兴的事就是一有时间就坐下来写作。”

而在另一次《巴黎评论》的采访中,艾柯进一步回应了自己对于身份的看法:“我的经验告诉我,学者的作品要想流传后世是很困难的,因为理论是会变化的……许多的小说会不断被再版。所以从技术上讲,作家留名后世的几率比学者大很多。”

(综合编译/何安安)

本文关键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