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关于招聘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的启事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新作快读 -> 《奇特的敬礼》(原载《前卫文学》2016年第3期)
《奇特的敬礼》(原载《前卫文学》2016年第3期)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06-27 00:00  作者:黄红兵

摘要:

                                                                                                         
                                                                     一     
        这个故事是听曾经当过某军分区警卫战士的舅舅讲的,因觉得真实有趣,就把它记录下来了。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的“文革”时期。
        有情况!保护司令员!
         随着副驾驶座位上的文秘干事一声惊呼,后排的警卫员条件反射一般迅速用身体紧紧护住身边的司令员,以防止首长身体受到意外伤害。司机自然也看见了前面的突发情况,警惕地减慢了车速。
        已经到了家门口,还会发生啥子情况?!司令员烦躁地用双手推开警卫员:我就不相信,有人竟敢在军分区大门口撒野!
        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原来在军分区大门口,佩带手枪执勤站岗的一名哨兵,老远看见司令员专车从外面回来,便以标准的军人步姿提前走到路中央,然后面向首长专车,摆出一副立正敬礼的姿势,另一名执勤哨兵见了,顿时惊慌失措。
        好家伙!这个兵竟用这样的方式迎接我回来,有点意思!到前面给我停车,我要下去会一会他。司令员吩咐道。
       干事和警卫员正要劝说司令员改变决定,不料一路上沉默不语的司机却忽然发话,而且语气坚决:对不起首长,我不能停车!
        我叫你停,你为什么不停?
        当然是为您的安全着想!没想到这个司机竟敢犟嘴,把司令员气得够呛。
        好在汽车一晃驶到敬礼的哨兵跟前,司令员的注意力转移到车窗外哨兵身上了,才没冲司机发火。司机连按喇叭,路中间的哨兵竟然岿然不动,神色镇定!司机机灵地向左一打方向盘,从战士身边驶过去,接着驶进了大门。车里的人回头看见那名哨兵,随即向后转身,仍面向首长专车,保持着立正敬礼姿势!
        这个战士是不是精神上出了毛病?要是没毛病,那他何以至此?车上其他三人不约而同地这样想,而司令员却似乎没有如此。他板着面孔,一副非常生气、随时要发作的样子,因此车内气氛异常沉闷而紧张。待车子一停,司令员果然忍不住冲司机发脾气:刚才我叫你停车,你偏不听,竟敢违抗命令,太不像话了!你马上回去给我写十份检讨书,一定要写得深刻、再深刻,否则,我饶不了你!
       当然,司令员也很想知道,军分区大门口那名执勤哨兵做出反常之举的目的。他看上去并无恶意,但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二
       次日早上,保卫科长将那名在路中央敬礼的战士的档案资料,送交司令员过目。待他看罢,才开口汇报:昨天事情发生后,我们很快将这名战士关了禁闭。经过调查得知,他参军已经两年有余,一个月前从所属x团x营x连调到军分区警卫连。他平时肯吃苦训练,军事素质过硬,为人也正派,思想品质不错,是位优秀班长,也是下批提干的人选。并且,他是您正宗的老乡。
       司令员对于这一点,似乎并不感到惊奇:我很早就出来参加革命队伍了,至今已有30年没有回去过,对他们这些老家的年轻后生,一个也不认识。就连他们的父母,如果只看名字,也不晓得谁是谁哟!
       保卫科长继续汇报:我第一时间提审了他,根据他的交代及其当时的行为表现,我们可以排除他欲对首长图谋不轨,并且排除他蓄意制造政治事端……
       司令员不耐烦地打断对方: 我想知道他是怎么交代的,行为动机是啥?
       我们提审他几次,他只有一种说法,即和您是老乡,想跟您当面说几句话。
       他为啥不到办公室来找我?为啥选择这种奇特方式?
       我们问过了,他说选择别的方式,怕您不见他。
       岂有此理!司令员一拍桌子站起身,气冲冲地在办公桌前来回踱步。过了一会儿,他站住问道:你问过没有,他到底想跟我当面说啥?
       保卫科长显出失望而又为难的神情:我们每次提审他,他都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反复表示,他要当面对您说。
       真有这事?你快去把他带过来,我倒要见识一下我的这位小老乡!司令员显出兴致勃勃的样子。
                                                                                                                     三 
        这位是政委,这位是保卫科长,都不是外人。你既然身为男人,身为军人,就要心地坦荡,说话干净利索,现在你有啥子屁,只管放出来,不要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司令员说完开场白,用略带欣赏和鼓励的目光注视着面前的战士。只见他中等偏高的身材,壮实,干练,英俊,威武,一看就是位标准的青年军人。
        战士先给司令员敬个礼,接着又逐个给其他人敬礼。礼毕,他立正目视前方,不亢不卑、不慌不忙地说:报告首长,我听我们村里的长辈讲,您是我们村百年历史上,出现的唯一一位传奇式英雄人物。村里祖孙三代人都为您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之所以一心一意出来当兵,完全是由于从小到大深受您的影响。而且,我当兵以后付出许多努力,并几次写申请、提要求,终于从基层连队调上来,也完全是为了接近您,好为您站岗放哨。当乡亲们听说我是军分区警卫战士时,都高兴得不得了,对我又是鼓励又是鞭策,让我在您身边好好干下去。可是,乡亲们也让我给首长带个话:您为何这么多年不回老家看看?莫不是进城当了大官,从而忘记了家乡的父老乡亲?忘记了生您养您的那片土地?有些乡亲想结伴过来看您,他们先打电话征求我的意见,向我投石问路,我当即告诉他们说,首长毎天都很忙,加之部队规矩多,你们来了恐怕既见不到首长,又适应不了这里的环境,我硬是没让他们来部队……
       司令员听到这里,一种愧疚感在心中油然而生。作为一名中国人,他也有浓郁的家乡情结,骨子里留念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甚至于一切。他又是一名经历过战火洗礼,从枪林弹雨中幸存下来的人,因而他的家乡情结与平常人有所不同。不同之处在于,他把家乡保存在自己的血脉中;而后者充其量将之保存在脑海里。这听起来仿佛是一回事,但仔细一分析,却有很大区别。另外,围绕家乡情结的行为表现也不一样。平常人大都热衷于衣锦还乡,借此光宗耀祖,满足虚荣心。而他却对此相当反感,生怕自已回去后打扰了乡亲们的平静生活,给他们增添麻烦。他的父母早已病亡,兄长和妹姝也都在外地工作,一旦回老家已无嫡亲接待他;再说他又不愿去打扰当地政府和驻军。正因为如此,建国后他一直没有抽空回趟老家,而乡亲们显然对他产生了误会!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已竟然无形中成了乡亲们心目中的一个偶像和一种精神动力,故而都很想见他一面!此刻他恍然醒悟这一点,顿时百感交集,自责不已。为了掩饰自已内心的窘迫,他只好指着战士的鼻子说:你真是混蛋,乡亲们要来看我,你凭啥背着我不让他们来?你到底安的啥子心?!
       首长,我不怕您见怪,我要照直问您—句话,战士明显提高了声调:既然这么多年您都不愿回去看乡亲,而乡亲们大老远跑来看您,又有啥意义?对了,首长,乡亲们还捎话过来,问革命成功都20年了,全村人为啥还缺衣少食的那么穷呢?乡亲们想知道:您们这些当大官的,成天为老百姓都办了些啥事儿?
       司令员听了心里一“咯噔”,下意识地扭头看政委有何反应,只见政委拍案而起,怒视战士:你给我住嘴!就凭你刚才的两句话,我就能送你上军事法庭!这时保卫科长也随声附和道:不错,可以定你一条反革命罪!                                                                                                         
       战士却面无惧色,声音响亮:我的话已讲完,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司令员和政委不由得面面相觑……
                                                                                                             四   
        这名战士最终不但没有提干,反而被处理提前复员。临走时,他特意去跟司令员告别,司令员问他有无情绪,他答没有。又问他对自已奇特的敬礼行为后不后悔?他答不后悔,并说把乡亲们的话带到了,他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司令员说,其实你没必要釆取此种不明智的方式,你完全可以通过写信或直接找我面谈来达到你的目的。战士说:我知道,但我用这种出格方式,也许能收到更好的效果,不是么?司令员骂道,可是,你小子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毁了军人的荣誉不说,更毁了你的个人前途!战士说,离开部队复员回家,不能说从今以后,人生就没有前途了。司令员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他,继而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战士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司令员末了说:你不愧是我老家的后生,德性跟我当年一个样儿,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又滑!你这次复员回去,我请你一定给乡亲们带个信儿,就说我最近要回一趟老家!至于我对你今后的希望和要求,等我们在老家见面后再谈吧!
        尽管战士军服上的领章摘掉了,他又没戴军帽,但他还是规规矩矩地给司令员敬了一个礼,司令员也肃然还礼,并目送他良久。
                        

          
本文关键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