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2016年长江文艺杂志社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示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进行时 -> 作家看世界 -> 文学的另一种高度
文学的另一种高度

来源:文艺报  发布时间:2016-07-26 00:00  作者:刘醒龙

摘要:

 

如果说文学重在表现人的命运,办杂志则是体现文学的命运。

文学与杂志有着不可分割的共同命运,那种麻木面对无边杂志萧萧下,而希望不尽文学滚滚来的认知是荒谬的。无论人们有没有认识到,文学杂志都是文学队伍必须死守的堡垒。对于已经在手的阵地,最重要的是不失守,不惜拼命,也要保住老本。一旦丧失,就只剩下无法挽回的痛失。

文学杂志在全国各地广泛存在,也是我们国家的体制所决定的。绝大多数杂志社都是所在省市所直属。相比五四运动前后,文学杂志也很兴旺,却处在自生自灭状态;应当说,当前办杂志,比办办企业要过硬一些,起码在地方政府那里是在册的,所谓边缘化和生存危机只是相对20世纪80年代文学空前红火而言。

当代文坛,最大的不足是宁为玉碎之心不足。办文学期刊要有宁为玉美之心。

10年前,新《芳草》正式出版,从一开始就确定了“汉语神韵,华文风骨”的宗旨。在众说纷纭的文化歧义面前,旗帜鲜明地追求气韵优雅、风骨大气的经典汉语文学品格,公开向媚俗风尚说“不”,尊重市场规律,但决不向市场作放弃原则的妥协。

办好杂志第一是发现好作家,推出好作品。

文学的特殊性决定了文学杂志要办好,不仅要发掘有潜质的作家和作品,还要敢于拒绝那些有意无意亵渎文学、损害文学品质的糟糕的写手与糟糕的文字。

文坛中人常说,看准了好苗子,就要大力推出。实际问题是,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作者,谁敢丝毫不差地断定,那就是一棵定能长成参天大树的好苗子?这时候,往往起决定作用的是编辑们的决心。经典作家作品是一块老玉,新人新作则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办杂志很大程度上就是要敢于决断,将别人眼中的石头,当成玉来珍惜。2006年新《芳草》首期,就力推来自青海的青年作家龙仁青,一下子发了他的三个短篇小说,第二期更是刊发了龙仁青的五个短篇小说。接连刊发的这八篇小说,让文坛关注到这个后来被评论界认为是“时间之外的孩子”的写作。之后,又有一位藏地青年作家次仁罗布,2009年二期,我们精心组织了一期“吉祥青藏专号”。当时,次仁罗布的作品也到了,我们却另给他一个更突出的亮相机会。在2009年四期的头条位置上推出了这位年轻的藏地作家的一组短篇小说《放生羊》《阿米日嘎》。这两篇极具青藏文化特性的小说刚一发表,便双双引起关注,《放生羊》最终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几乎在同一时间段,《芳草》特别为山西青年作家李骏虎开辟个人小说专栏,每期刊发他的一部小说,最终发在这个专栏里的中篇小说《前面就是麦季》也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刚刚过去的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执政的国民党遭受空前溃败。在诸多因素之中,国民党的政治叙事语言太老套、太老旧被认为是为祸因之一。其对手胜出的奥妙,则是将那些沉重的政治民生话题,用“喵星人”那样的“神”语言来对付,只顾逞口舌之快,哪管有无对策,不要传统,抹黑经典,哪怕是睁开眼睛就得照着做的常识性的东西,也要先打一百下杀威棍、痛快淋漓地过把瘾再说。这种无关问题本质的政治竞争叙事,对沉浸在互联网世界的一代人确实有着致命的诱惑。反观国民党依然沉浸在貌似经典的旧语境里,用唠唠叨叨的苦口婆心诉说执政理念,到头来,那些影响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典籍,即便是在台北这种典雅的都市里,也都成了政治笑话。宝岛台湾正在上演的这一幕,使得我们可以通过溃败的政治叙事教训,给文学叙事以借鉴,这种借鉴对文学的现实与未来,无疑具有寓言性和丰富性。

当传统叙事还在说,人生要有理想!马云却说,人还是要有一点理想的,万一实现了呢?当传统叙事还在说,谁谁奇丑无比。马云却说,我长得丑,所以像外星人。作为人生叙事主体的文学,不要以为拥有与理想共生的天赋道义权利,就有理由只探索理想万一实现的莫大价值,却不改进如何更好地叙述理想。在努力对丑与恶进行批判时,还要营造如“外星人”的新的审美境界。

在此种叙事巨变背景下的10年里,《芳草》文学杂志既高度重视铁凝的《告别语》等具有中国文学史高度的作家作品,也以极大的喜悦发现和推介周李立的《八道门》,以及宋小词、周瑄璞等准确把握现代气质的青年作家作品,希望能从周李立们的写作中得到解决“外星人”的审美案例。既大篇幅地推出叶舟的长诗《陪护笔记——致母亲》,寻找天理人伦与历史错位时我们的抒情理由;也以最显赫的位置推出林那北顾名思义的散文《过台湾》。既不惜以整期篇幅重磅推出李骏虎的《中国战场之共赴国难》、次仁罗布的《祭语风中》等深潜到家国历史中的长篇小说,同样珍惜雕塑个人心灵状态的刘继明的长篇小说《人境》、欧曼的中篇小说《胭脂路》等。既发表了李清霞的《陈忠实的文学道路》这类专门研究正在成为经典的作家的大部头著述,也力推洪治纲等人的《新世纪文学:命名的合理性与必要性》等极具前沿性和标志性的先锋评论。还打破大型文学期刊只用小说作头条的普遍办刊习惯,只要是好作品,无论诗歌还是散文都可能用头条重点推出。

去年夏天,沿南水北调工程行走,接触到沿途一些省市的青年作家,深感湖北本地青年作家群体在国内文学界处在很弱势的位置。追究起来,其根源在于湖北本地的年轻写作者,大多是从一家以高稿酬、大发行量著称,同时也以恶俗著称的杂志上起步的,在他们的作品中,有着明显的劣质文体的痕迹。作为地方性文学杂志,对本地作者的引领与扶持应当是重中之重。《芳草》文学杂志这些年定期举办“湖北小说联展”和“湖北诗歌联展”,在推出宋小词、陈旭红、欧曼和喻之之等一批青年作家后,今年第三期再次以头条位置重点推出乡村教师周以刚的小说处女作《小河》,并迅速被《新华文摘》转载,其看重的正是同为“底层写作”,其作品透露出不一样的气质。

文学杂志的有效创新是发现文学新秀,推出文学精品。在现阶段,文学杂志的最大创新,是将“读者是上帝”、“互联网是上帝”改变为“文学是上帝”。只有让文学归于文学,才能推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经典文学作品。

一本书或者一本杂志,哪怕只能拯救一个人的灵魂,也远比逗得十万人无聊痴笑来得重要。一万个人写写画画,最终只有一个人的作品被流传,这才叫文学。文学从来就不是用于养家糊口,也不是用来作威作福。反过来,因为没有立竿见影功效而远离文学,或者表面上装模作样地做着文学的花样,事实上已放弃文学性,而混迹于不问青红皂白的GDP之中,就等同于放弃人文品质的构建。

文学的最佳气韵是美与浪漫,无论时势如何变化,对“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精神追求,都是文学必须向往的高度,同时也是不可放弃的文学底线。为当代中国文学价值标准确立、为中国文学高地建设提供优良资质的作品,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芳草》文学杂志的惟一追求。

(本文作者为《芳草》主编)

本文关键词:刘醒龙,《芳草》

上一篇:张炜:作家的品质
下一篇: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