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关于招聘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的启事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作家作品研讨 -> 一部贫困与喧嚣的江汉平原史——达度长篇小说《贫困时代》研讨会综述
一部贫困与喧嚣的江汉平原史——达度长篇小说《贫困时代》研讨会综述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10-14 00:00  作者:达度

摘要:达度长篇小说《贫困时代》真实、真诚、真切地展示了1964—1976年间江汉平原一个生产队的生活图景,全景式再现了那个贫困时代农民的生存境遇和梦想,散发出浓郁的江汉平原地域文化气息,被称为江汉平原版“平凡的世界”,是一部贫困与喧嚣的江汉平原史。

 2016415,湖北省文联、省作协、仙桃市委宣传部和湖北省民魂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在汉联合举办了达度长篇小说《贫困时代》研讨会。会议由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梁必文主持,并宣读了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和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办公室发来的贺信。湖北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朱训集,湖北省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罗丹青,仙桃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纯文等领导出席会议并讲话,来自省内外的30多位作家、评论家樊星、蔚蓝、吴艳、杨彬、李建华、刘保昌、蔡家园、邓友女、刘诗伟、熊唤军、曹军庆、龙厚雄、韩永明、钱道波、刘天琪等与会发言,新华社、人民网、光明网、荆楚网、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湖北电视台、湖北作家网等10多家主流媒体进行了现场采访报道。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部作品真实、真诚、真切地展示了1964—1976年间江汉平原一个生产队的生活图景,全景式再现了那个贫困时代农民的生存境遇和梦想,散发出浓郁的江汉平原地域文化气息,被称为江汉平原版“平凡的世界”,是一部贫困与喧嚣的江汉平原史。

 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发来贺信说:达度是近几年来比较活跃的作家,他在小说和报告文学两方面都取得了较高成就,受到大家的赞赏。他用小说来鞭挞假恶丑,用报告文学来讴歌真善美,弘扬主旋律,传导正能量。而他的报告文学《体操神话》、《世界屋脊上的钢铁长城》,给人以激情饱满,热情澎湃的感觉。他的这部表现江汉平原水乡原生态的长篇小说《贫困时代》,全景式再现那个贫困时代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梦想,展示底层社会奴化与民主的嬗变,散发出浓郁的湖北地域文化气息。是一部值得我们需要关注的现实主义作品。中国作协定点深入生活办公室在贺信中说:达度创作的反映江汉平原现实生活题材的《贫困时代》,是我们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开展“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以来,涌现出的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

 湖北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朱训集在讲话中说:今天我们讨论达度的《贫困时代》,对于我们今后更好地组织作家深入生活,深入基层,更多地发现扶持文学人才,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文学作品,这是我们作协的本职所在。湖北省文联副主席罗丹青深有感触地说:我在阅读《贫因时代》的时候,想到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我的整个感觉就是,一个是发生在黄土地上的故事,一个是江汉平原上的故事。这种全景式的生活画卷,最终给了我苦难的哲学的领悟。仙桃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纯文说:达度创作的《贫困时代》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国内外形势与江汉平原浓郁的风土人情融为一体,再现了那个时代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梦想。其中关于江汉平原风土人情、民歌土语的描绘,为全书增添了浓郁的地域文化气息。

 武汉大学文学院教授、省作协副主席樊星发言说:看了达度的《贫困时代》,这是十分贴近的生活。不仅写出了风土人情,还写出了一种民风,这个地方很强悍、很泼辣的一种民风。这部书的确给人很深的感觉,原生态的还原了那个年代的生命体验。荒年歌、民谣、捉鸭子、游戏、猜谜、古话等,是江汉平原水乡原生态的一次集中展现。

 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蔚蓝说:读者通过《贫困时代》一方面可以去了解中国农民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的特殊处境,以及普通农户家庭和个人所经受过的生存苦难与精神困惑;另一方面也可以从叙述人物成长经历的过程中看到人格的塑造与生长,正是无数个个体,甚至是卑微的小人物的生存史,共构了中国人的生存史和精神成长史。

 江汉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吴艳说:《贫困时代》的长处,一方面是复活了江汉平原的农村生活,是贫困而喧嚣的;一方面是它的人物塑造,小说没有简单地判断是非,臧否人物,而是在复杂人事里显见人物的生存智慧与人性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

 湖北省文联文学艺术院副院长蔡家园认为:现实主义创作必须坚持对于真实性的追求。达度的这部小说显然遵循着现实主义创作的真实性原则,以直面历史真相的勇气,真实记录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段生活,因而具有特殊的历史认知价值。对于社会生活细节的细致入微的书写,使得文学具有百科全书的性质。《贫困时代》对于江汉平原风俗人情、民间文化、生产生活的细致记录,凸显了文学的文化认知价值。

 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刘保昌博士在他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地域文化视野中的两湖现代文学研究”中,对《贫困时代》进行了专题研究,题目是《在场与超越:江汉平原地域史诗的精彩呈现——论达度的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下面是部分摘录:

1、达度的长篇小说《贫困时代》,以洋洋洒洒近60万言的篇幅,书写江汉平原的地域历史,体现出留存历史风云、为时代盖棺定论的建构雄心。小说以长江大河般的叙事激情和山呼海啸般的雄浑气势,全景式地复现了1964——1976年的平原水乡历史。

2、强烈的在场感是达度小说的鲜明特征,他敢于直面苦难,揭开伤疤,将隐藏在乡野历史深处的真相在阳光下裸呈,同时,浓郁的江汉平原地域文化风情的铺陈与再现,又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真实历史的残酷性,形成叙事结构和情感表达的张力空间,由此实现了对历史在场感的审美超越。

3、《贫困时代》采用严格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在小说的发生背景、客观环境、生活细节、经验表达方面费尽心力,力求最真实地还原“文革”时代江汉平原水乡的“物质”性存在感觉,从而为小说文本构建了扎实深厚的叙事基础。

4、这部作品将虚构的小说情节和人物命运进一步在真实历史进程的框架内“坐实”。这种叙事方法,我称之为“历史的拟真性”。

5、中年达度在写作中回溯“文革”全过程,自然运用了自己童年和青少年的情感储藏,其间交织着对于故乡的留恋深情和决绝批判的复杂情感。“回不去的是故乡”,花开花谢,云卷云舒,湖田仍在,物是人非,“故”乡漫随逝水,一旦离开就再也无法抵达。

6、情到深处是无言,关于故乡,爱恨两难,最理想的方法当然是将道德悬置,不予判断,只作“零度叙事”,陈述出来就好。于是,我们读到了现代文学史上沈从文、曹禺以来的最为朴野、真实的世情人心。

7、现实主义小说家必须是熟谙生活细节、富有日常人生经验的“杂家”,达度对赌博、种稻、放牛、织网、摸鱼、戽水、挖藕、摘莲蓬、捡螺蛳、巫医马脚等江汉平原水乡的民间生活经验了然于心,这些“知识”的取得,无疑来源于作家的亲身生活经验。

8、在长篇小说叙事中,关乎生活经验、劳动技能、世道人心、风物民俗等方面的知识性书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衡量小说艺术价值高低的核心标准之一就是知识性书写的成败。《贫困时代》在知识性书写方面没有遗珠之憾,更没有失当或错舛之处,于此可以想见作家所下的小说之外的生活积累的功夫。

9、鲜明的在场性是达度小说书写真实观的具体体现,也是“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万物并作,静观其复”的生存哲学的具体体现。达度小说描写的是真实的江汉平原水乡生活,具有直逼人心撼人心魂的力量。

10、达度小说原生态呈现的意义,更容易被误读为历史的真实,而非文学的审美。而我们知道,一旦进入书写领域,生活的原材料就将被动地接受作家的选择和扬弃,创作主体的创造性总会或隐或显地在作品中得到体现。马克思主义认为:“现实主义的意思是,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典型塑造是现实主义文学创作的金律,《贫困时代》对应运东的阅读史的关注,就具有鲜明的“典型”性意义。

中国文联出版社副编审、《贫困时代》责编邓友女发言说:当我沉下心来看这个书稿的时候,发现了此书最闪亮的地方。我那个朋友圈出了一个新词,叫翻心。什么叫翻心呢?就是现在有很多土豪,或者暴发户,可以说他从物质上一下实现了飞跃,穿戴出行,一身的豪气,可是在心灵上,思想境界上,可能还是没有脱离他暴富之前的精神贫困状况。心灵贫乏,或者说不是特别的丰富,思想境界也不是那么高。人要从心灵上,思想境界上翻身,飞跃,才能实现贵族的身份,地位。我突然间感觉达度老师所要表达的核心,可能就在这里。

中南民族大学教授杨彬说:作者对人物描写是非常真实形象的。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这个应格严。有的时候作家描写人物很有意思,比如说柳青写《创业史》的时候,我记得对那个梁生宝的印像不是特别深,印象深的是梁三老汉。应格严跟梁三老汉有些相似。他这个作品里面,应格严比梁三老汉用笔要多。洛沙在代序里面说他是一个奴化状态,或者说是一个奴性的人物,我倒觉得不是这样。他表面上很逆来顺受,实际上他骨子眼里有他坚韧的活法,他有很强的意志力,就是要把这一大家子人养活,吃饱,不挨饿,能够好好的生活。所以我觉得,在那个年代,我们多数的农民都是这样一种状态。他们在那种状态下绵延子孙,按照当时的社会发展,他们也承担了一份责任,从这个角度看,我倒觉得他们是底层社会的脊梁,而不是奴性人物。

《长江丛刊》杂志社社长刘诗伟说:读完《贫困时代》这部59万字体量的小说,感觉作品是以应运东的生活为线索,近乎整全地汇集了江汉平原乡村在那个非常年代里的贫困事件,犹如一个贫困生活的博物馆,布满了贫困的标本。

长江大学文学院教授龙厚雄在分析《贫困时代》的语言特色时说:我细细阅读之后,就被作品中浓郁的荆楚方言吸引了。我感到它就像是江汉平原的一座语言宝库。首先是富于泥土腥味、生活气息浓郁的方言俚语构成江汉平原鱼米之乡的个性语言。二是俗语、歇后语诙谐俏皮而又幽默,让人忍俊不禁而会意失笑。三是具有强烈时代色彩的政治术语能勾起人们对那个非常年代的记忆。四是追求简洁、紧凑、节奏感强的诗化语言(四字句)引人入胜。五是人物取名也颇具特色。很有一些带着时代印迹的名字。六是过多的方言俚语,甚至过犹不及的生僻语言,有人担心会影响阅读效果。

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李建华说:从优点来看,第一,描写了贫困时代的中国农民贫困的生存哲学,是非常有意义的。第二,小说中使用了大量的方言、谜语、歇后语、农谚,农事生活,非常精彩的描述,细节上面的充盈等等,这些东西源于生活,也是对生活的高度的提纯和夸张,同时又进行解构,调侃,无奈的自嘲,还有很多又搞笑又凄凉的黑色幽默,这是对非常底层的农民的真实写照。

《湖北日报》文艺副刊主编熊焕军发言说:这部书最好的地方是对生活的真实、真诚、真切的描写。《贫困时代》对一个特定区域,特定时期的乡村描写的这么真切,这么深刻,这么宽广,具有原生态特点,在这一点上,很少有小说能超过这一部。不说现在,就是再过二十年,他写的这种生活,别人写不了,也没有人写。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这部作品具有不可替代性。

湖北省作协理论研究室主任韩永明认为:儿子应运东既是对周围的人和事物的观察者,又是心灵精神的成长者。两者兼而有之,这种写法是一种挑战和冒险,也是一种成功的尝试。这部书的确是一幅江汉平原的风俗画,很精彩很形像很出色,可能任何一个人来写,都写不到这样。这也是我个人肃然起敬的一个感觉。这部书有很多独到的价值,如果再过若干年再来看这部书,就很珍贵了。

仙桃市作协主席李辅贵因行走不便,未能与会,但他寄来了发言稿:我认真地读了几遍之后,才发现小说在冷峻的白描下面涌动着惊涛骇浪的暗流。如果看不到这个暗流,是体会不到小说的玄妙之处的。小说尽管写了100多个人物,但这些人物无非就是生活在同一种状态之下,那就是善恶、美丑、软硬、强弱等奴化与被奴化的生存状态。有了这个暗流的杠杆,再来看小说的人物,就会觉得不管是主要人物,还是次要人物,都特别的老到、鲜活。

《贫困时代》的作者达度非常感谢各位领导、专家和新闻记者们在百忙之中拨冗出席,不吝赐教。他表示要把大家的指导意见集中起来认真领会,一是有利于对这部作品的修订,二是有助于今后的创作。他将以毕生的精力和智慧来用好手中笔,多出好作品,传导正能量,为我们所处的伟大时代和人民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主持人梁必文副主席作了最后总结:真是一千个人看《红楼梦》,就有一千个林黛玉。今天的研讨会开得非常成功。专家们对《贫困时代》畅所欲言,优点是存在的,不足也是存在的。获茅奖的作品也有很多不足,就是世界名著也是有不足的。专家们的评论指导,对作家达度今后的创作是大有好处的。总之,这是一部直接反映江汉平原农村现实生活的优秀作品,很难得。所以我们要好好地进行研讨和推介。再次向《贫困时代》的作者达度表示热烈祝贺!

 

 

   

 

    


作家达度(左)接受记者采访

本文关键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