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关于招聘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的启事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读书人的本色——读周中林《二闲集》
读书人的本色——读周中林《二闲集》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12-16 00:00  作者:鄢烈山

摘要:

周中林兄将出版一本随笔自选集,发来电子文稿,我得以先睹为快。作序不敢当,写点读后感却是情不自禁的。
       我以前对中林兄并不了解,去年清明节前才在仙桃市有一面之缘,对他的经历略有所闻。读这些文章我可以感知,我们不仅是同乡,是同龄人(他比我大一岁,早上学一年,是“老三届”里1966年的初中毕业生),而且是性情相近的书生——褒义可以自命“读书人”,自嘲他嘲叫作“书呆子”。这种“书呆子”在领导身边做“笔杆子”,只知道老老实实打工做文字秘书,不会来事儿。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我孔)丘亦耻之!”脸皮薄,不愿巴结谁,这就是读书人的本色之一。好在上世纪80年代官场和社会的风气还是比较正的,中林兄凭自己的才华调进县委机关,从办事员做到政研室主任,90年代初调任环保局长。
      特别令人敬佩的是,从1993年当局长起到2005年从市政协常委岗位退下来,做了10多年不用劳神动笔的官员,又已年逾半百,却心甘情愿地去做学校校报校刊的记者和编辑。这部文稿里写教师和学生的篇什,就是那一段时期的作品选。整本文稿,有读书札记,有人物特写,有往事实录,有杂感随笔,除了读中央电大文学专业的那篇毕业论文《新时期知识分子题材小说的思想向度》写于1985年,其余的都是他从领导岗位退下来之后写的。
      中林兄将他的这部文稿命名为《二闲集》。我们知道鲁迅有本杂文集叫《三闲集》,收录他在1927年到1929年所作的杂文。之所以取这个书名,是因为“创造社”“太阳社”里郭沫若等几个自以为掌握了马列主义精髓的文学青年,发起批判鲁迅的以革命文学问题为中心的论争,成仿吾说他“坐在华盖之下正在抄他的小说旧闻”,是一种“以趣味为中心的文艺”,“这种以趣味为中心的生活基调,它所暗示着的是一种在小天地中自己骗自己的自足,它所矜持着的是闲暇,闲暇,第三个闲暇”,所以1932年鲁迅出版该集时,“编成而名之曰《三闲集》,尚以射仿吾也”:我“有闲”怎么样?我“以趣味为中心”又怎么样?
      中林兄取名《二闲集》,倒不是要与让他提前投闲置散的谁谁谁较劲,而是内心平静地说: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其时身闲心也闲,断断续续写了些文字,现在结集出版,便取名《二闲集》。好一个“身闲心也闲”!退下来了,既脱离了官场俗务,也无意闯商海发财,恰如《诗·魏风·十亩之间》(“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 的朱熹集传云:“闲闲,往来者自得之貌”,高亨注曰:“从容不迫貌。”
       常言道:“人到无求品自高”!于是,才有了文章所呈现的雅集有文友、往来无禄蠹(或财迷),才有了这本文集的问世。
      身闲心闲只是醉心读书写作的必要条件。同样是“二闲”,同样是无意升官发财的人,赋闲养老可以有很多选择,包括天天喝点小酒、打打无伤大雅的小牌。但是,中林兄的选择,显然是一个文化人的选择,读书写作、研习书法、听音乐,等等。
      他之所以有这种生活方式选择,在他分别为老同学、退休干部严启应、刘全新各自的随笔集写的序《守望精神家园》和《正是读书写作时》里,都有间接的表达,可视为“夫子自道”。中林兄在后一篇里写道,刘全新退休后“选择了读书与写作。近几年,我时不时能在报纸上看到全新的文章,几年下来,竟积累了厚厚的一本文稿。这个性格粗犷,大大咧咧,好动不喜静的老同学,一旦提笔写开了文章,便一发而不可收。其实,全新是粗犷其表,锦绣其里,骨子里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写作,何奇之有?”
      真正的读书人(或者叫文化人)“骨子里”是什么?是对精神生活的追求。中林兄罹患耳疾、听力受损之际,不免伤感地写了一篇《渐行渐远的朋友》,我读来很感动:“我虽然没受过音乐的专业训练,在音乐领域也没什么建树,但是,无论在我处顺境抑或处逆境时,音乐都是我不离不弃的朋友。……如今,我的这位朋友会离我而去吗?我生性淡泊,不刻意追求物质上的富有,却力求成为精神的富翁。音乐这个朋友或许将与我渐行渐远,幸好,幸好我还有文学和书法艺术两个朋友。而且,文学、书法艺术与音乐在美学意义上是相通的。我将更加醉心于文学。文学,能让我穿越时空,偕屈子行吟,与陶潜采菊,陪李白饮酒,同东坡泛舟。我将在阅读中周游列国,遍访八荒。我会更加潜心于书法,直追魏晋、大唐,师法古人,下功夫于当下,由亲近翰墨而感悟书法艺术的真谛,从苦学苦练中寻求‘成就感’,寻求创造的乐趣。”相信周兄的精神追求,可以像贝多芬一样“扼住命运的喉咙”,这本文集出版就是证明之一。
      读这本文稿,于我是一种特殊的享受,仿佛回到了故乡江汉平原,回到了青年甚至少年时代。他发蒙上私塾读过“复式班”,我小学一年级也在旧祠堂里上过“复式班”;他1974年上县“五七干校”培训班所在的那个血吸虫重疫区农场,就属我的老家现在的“陈场镇”;他说的干训班“同学”李继松正是我们沔阳师范学校的教导主任;他写的开沟、捉鱼、“批林批孔”我也历历在目;他写到多才多艺的那个高工朋友张武矛,本名张春樵,因要避文革红人张春桥之讳,被迫用小名“五毛”的谐音“武矛”做了学名,乃至自己的学名“中林”二字也有人盘问是否有“忠于林彪”之嫌……他记下这些,对于我们这些同龄人、同乡有熟悉感,有唤起回忆的情感意义,而对于年轻人、外乡人,有陌生感,也就是新鲜感,则有认知意义,也就是历史的见证价值。
        我离开县城38年,对家乡仙桃(沔阳)缺乏了解,对今之所谓“三四线”城市的文化氛围也带有“傲慢和偏见”。读了中林兄的这本文集,始知仙桃还有那么多在意精神生活、多才多艺的文朋诗友,“当(过)官”而不甘思维被“格式化”,仍在追求精神自由和享受的大有人在。因为开卷多半篇什是写他这些同声相应者的,这里就不举例说明了。
      “惟楚有才”是句励志的大话,或者说是岳麓书院的广告语。但在中国文学史上,我们江汉平原出过“公安派”和“竟陵派”,后者所在的今之天门县曾属于“沔阳州”。无论历史地理划分如何,都表明一个州县可以产生影响全国的文学流派。我期望和祝愿,中林兄们的文化耕作,终将带动故乡不同层次的读书人,让江汉平原再为“惟楚有材”添一实例!

本文关键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