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2016年长江文艺杂志社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示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红 丽
红 丽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6-12-19 00:00  作者:谷春华

摘要:


离我家不远,是队里的老鸡场,后来鸡场停办了,几间空房子和一地的鸡屎味成了村民忘不掉的记忆。后来,老鸡场被老封整体租了下来,几经整修,又对外出租,鸡场从此干净了许多。

最近,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住了进去,身边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儿子。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她叫红丽。

红丽个子小巧,聪明伶俐,会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的头发染成了淡淡的棕色,但在额头上飘过几丝“白云”。她大概喜欢穿韩式衣服,显出挺拔的胸部和宽松的衣摆。

住的时间长了我进一步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原来她是老队长红正根的幺女儿。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后来听说嫁给了一个有钱的老板,那老板年龄比她父亲小不了多少,所以一家人都反对。她把那丈夫带回来过一次,但家里人不认他们,他们只好怏怏地走了。那男人听说长得也不好看,头大眼睛小的,像个小老头。这消息在队里一传开,队里就像炸了锅,都在谈论这个男人。人们就像在大街上突然看见一只小猴子,议论纷纷,谈论不休。谈过之后,又对红丽冷嘲热讽一番。

老红感到很丢人,不让女儿和女婿进屋。红丽没有办法,只好把丈夫安排在旅社住。红丽回家后又给父母做了一晚上工作才说服父母,让女婿进屋。女婿进屋后没过几天,就开始为岳父家修房子,原来的三间平房换成了三间楼房,屋里的家俱也全换了。可是老红却一直觉得女儿给家里丢了人,不愿和外人接触,也不与外人道。成天呆在自己的菜园子里摸园子。让老伴抛头露面去卖菜。

红丽两口子在家里呆了一年,孩子快出生的时候,镇里知道了他们的情况。原来他们是计划外怀孕,我和镇上的计生干部一起上了她家的门,告诉她要么把孩子做了,要么就搬走。那个男人看上去很老实,只简单地说了几句,我们根本没听懂。红丽和女婿交换了一下意见,第二天就搬走了,从此再没见过他们……

现在红丽回来一个多月了,听说在一家幼儿园找到一份工作,每月五百块钱。星期天可以在家休息。儿子就放在家里,也没读书。

有一次,我看见她走进了离我们家不远的麻将馆和几个打麻将的媳妇坐在了一起。牌打得不大,50块钱一轮,她不大习惯当地的打法,输了30多块钱。打牌的当儿她掏出一盒女士烟抽了起来。又给一桌的人奉烟。大家都笑着说不会抽,她自己则把烟递到嘴里,掏出打火机慢慢地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又慢慢地把烟雾吐出来。然后一手夹着烟一手慢慢出牌。大家都看在眼里觉得好奇,只是不做声。

打的当儿,她开始打听村里的情况,又打听我的情况。这是打牌散场后马英告诉我的。

晚上,我吃了饭收好家什和老段坐在外面乘凉,远远地看见红丽一手牵着儿子一手提着东西往我家走来。到了门口,红丽笑着和我打招呼,我连忙站起来。她没喊我的职务,却喊我甄婶。我笑着把她让进屋。

红丽一边叫儿子喊“奶奶”,一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说回来这么久了早该上门来看看我们,却一直忙着找事做,没得闲。她先说了她和丈夫离婚的情况,然后就说到她的儿子。她说她离婚后儿子判给了她,现在想在家里找一所好一点的学校,请我帮忙打听一下。其实她是想到我们村里的学校上学。因为村里的学校就是最好的学校。她说她的户口就在家里,只是儿子还没有户口。又请我帮忙给儿子办个户口。我问她儿子现在为什么还没有户口?她就说一直和孩子他爸闹着,没上成。又说孩子他爸花心,同时和几个女人来往,结果就只有这一个儿子,离婚时给了她一笔钱,非要儿子不可。她除了喜欢这个孩子之外,主要的也是想狠狠地气气他。

从她的口气里我听出她心里有很多委屈,又很无助。她说她现在拖着这个孩子也不好再婚,又说自己也知道别人都看不起自己,就连自己的父母都是这样,别人就更不用说了。我安慰她:“你还年轻,不要灰心,总会有合适的,不过不能着急。”她说:“我不急,我现在好在有了工作,自己能挣饭吃了。而且天天和孩子们在一起也很开心。早忘了心中的伤疼。”

我根据她说的情况,答应帮她打听一所学校。又答应帮她儿子上户口,她听后很高兴,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她走后我打开她给我送的东西,值好几百块呢。我知道她一个月工资才五百多块钱,一下子就送这么多东西,一定是怕礼送轻了办不成事。因为隔的不远我就给她送了回去,她坚辞不受。我说:“你要是不收回去我就不帮你办事了。”这时她才没再坚持,把东西接了。又连忙掏出两百块钱说让我给孙女买吃了。我又拒绝了。她见我什么也不接受,就坐下来哭了起来,说:“你们都不接受我,看来我真的没有活路了。”我又好言相劝,耐心地安慰了她好一番,等她平静些了,才回家。

过了两天,我把她儿子送到我们村学校上了学。可是,他的户口却不好上,原因是原籍没有户口,要上到这里,必须交一笔社会扶养费。她说她现在已没有什么钱,孩子他爸给的那笔钱一是给儿子买了保险,二是这两年也用得差不多了。看着她愁绪满怀的样子,我开始同情起她来了。

我的孙女能上幼儿园了,她就动员我把孙女送到她们幼儿园去,说那里条件不错,她又在那里上班,能够照顾她。我同意了。每天她就顺路接送。开始孙女拒绝她,过了两天孙女就主动要她,有时还非要她陪她一起吃饭。红丽就耐心地哄她,直到她睡了她才回家。

有一次,我看到她的儿子头上缠着绷带回家了。她儿子很调皮,经常和同学打架。那天我问为什么?她儿子说同学们都说他妈妈坏话,他说只要听到他们说他妈妈,他就和他们打架。可是,他越打,同学们越说。红丽听了一边批评他,一边眼里噙着泪说:“你不要听他们的,可以躲远点儿。你这样,妈妈会更伤心。”

为这事,我去找了学校,和校长说了她家里的情况。校长答应好好批评那些同学。我才放心地回到家里。可是没过两天,红丽被通知到学校去。老师动员她还是把孩子转到别的学校算了。说孩子已经有了拉帮结派的苗头,搞得学校不得安宁,如果再不转学,学校就要采取措施,开除他了。红丽只好又求我帮孩子转学。最后把她儿子转到别的村里去读书了,从此孩子好像安静了,没再闹事了,红丽才松了口气。

我孙女每天由红丽接送,有了很强的依赖性,经常闹着要和她睡。红丽也说就让她跟她睡吧。可我总觉得给红丽添了麻烦,心里过意不去。后来又多方求情,总算把她儿子的户口给上了。对此红丽感谢得流了泪。

一天,我正上班,突然接到红丽的电话说我孙女可能是中毒了,被送进了医院。我赶到医院时,孩子已经脱离了危险,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我问是怎么回事,红丽说孩子不知吃了什么东西中的毒。我翻开她的书包,原来孙女吃了他爷爷治胃病的中药丸子。我很感激地对红丽说,幸亏你发现得早,不然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向他的父母交待?我儿子媳妇都在外地打工。孩子一直由我们带。回家后我狠狠地埋怨他爷爷,让他以后把药放高点。不要让孩子随便就能拿到。那次事件后,我们和红丽的关系更近了。原以为这个人自私、冷酷,原来她却有一付热心肠。

红丽是老幺,上面有四个哥哥,在队里都有点本事。可是在赡养老人的问题上,都表现得一致的不好。弟兄四个两个供养一个,他们个个都怕吃亏,让父母吃“临工”。就是一个人吃一个月过,遇到月大两个老的就要挨一天饿。后来两个老的见不是事,就找到村里要求调解,村里调解不下来,又请镇司法所的同志来调解。才答应每人每个月出50块钱,至于生疮害病花的药费,弟兄四个推着桌子算账。尽管这样,还不时为赡养费发生矛盾,不时找村干部帮助他们索要赡养费。

近几年,红丽的母亲眼睛看不见了,她父亲找几个儿子,让他们把母亲送到医院去治眼睛。结果几个儿子你推我我推你,都说没有钱。母亲的病就一直拖着。后来母亲又不知得了什么病,已起不了床,老父亲急得找我,我就把情况告诉了红丽,红丽一听,急得不行,马上来到母亲家里,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把母亲送进了医院。母亲在医院住了几天,将身体做了全面检查,又为母亲付了款。原来母亲因为身体太弱,得了伤寒,打了几天吊针,病情有所好转,又做了手术,把白内障也治好了,只须在家静养,已没再住院的必要。红丽因为怕和几个哥哥来往(因几个哥哥一直认为她给他们丢了人,让他们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不认她)请我通知几个哥哥把母亲接回来。结果没有一个肯去。却说:“谁送去的谁接回来。”红丽一听,气得笑了起来。说:“谢谢你甄大姐,我接回来就是。”

红丽把母亲接到自己家里,让母亲好好地休息,又买了一些补品给母亲补身体。母亲恢复得很快,眼睛也能看得见了。看到女儿虽然一个人生活,这么苦,却保持着生活的热情,而且面色还这么好,心里感到很愧疚。

母亲在家里住着,有时帮红丽做做饭洗洗衣服,儿子到家后总是奶奶长奶奶短地叫。母亲也不好再拒绝自己的外孙子了。有时父亲也过来看看母亲,顺便给红丽带些菜来,还留下来在红丽家里吃饭,一家人热热闹闹,充满了家庭的温馨。

八月中秋的晚上,红丽想把几个哥嫂请到家里吃饭,消除彼此的误会。却没有一个人肯来。他们见红丽日子过得很好,就不再供养父母。有好心的村民劝老两口,你们就跟着姑娘过算了,你那几个儿子只能给你们气受,根本给不了你们什么。母亲则说:姑娘再好还是姑娘,总不能金墙不靠靠土墙吧。说得别人哑口无言,只在背后骂两个老东西贱:什么金墙土墙?我看土墙远比金墙好。可是老母亲转不过这个弯儿来,依然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我也劝过红丽母亲几回,她母亲则执意不再去女儿家。

红丽没有办法,只好逢年过节去看看他们,却在心里说:“一个女儿想尽点孝心咋也这么难呢?”

红丽每天顺便接送我的孙女儿。孙女才三岁多,和她有了很深的感情,常常闹着在她家玩不回家。看到红丽常常只买很少的菜,我也不时地接济她一下。有时还把家里吃不了的菜送给她。红丽总是非常感激的样子。我在心里惴测,看来红丽的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可是红丽并没现出着急的样子,成天喜笑颜开的,脸上挂满了阳光。

一天中午,红丽突然找到我,把一张法院的传票递给我看。原来她的前夫以她无力抚养儿了为由起诉了她,要要回对儿子的抚养权。红丽没有办法,只好请我给她出主意,并说就是死也不会把儿子交给他。

红丽离婚的时候,并没提出儿子的抚养问题,并在协议书上签了字。她想凭着她的热情和能力一定能把儿子抚养成人。而且不能让儿子也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品质低下的人,一个只会伤害女人的人。

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安慰一下她。开庭的时候,法院要她拿出证据,证明她有抚养能力,能让儿子接受最好的教育,让儿子生活得更好。红丽没有办法,因为她现在没有一点积蓄,甚至房子还是租的。如果在法庭上得不到支持,儿子就会被前夫领走,那样红丽就失去了生活的希望,生活就会变得非常暗淡。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挂满了愁容。我也给她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能让他胜诉。最后她请求我帮忙给她贷一笔款,把法院对付过去后就还给我。

我丈夫在农行工作,贷款比较方便。于是我和丈夫商量,丈夫答应了,我们用我们的存款做抵押帮她贷了五万块钱。红丽为了让我们放心把存折押在了我们这里。说只是出庭的时候用一下。

她的前夫以为她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官事稳输不赢。开庭的时候,红丽一直保持着沉默。当提到儿子的抚养权时,她列举了很多自己的有利条件。还提出了母亲有优先监护的权利。丈夫则一个劲地说自己有钱,能让儿子受到最好的教育,过上最好的生活。并提出只要她放弃抚养权,还可以得到一笔不小的补偿。

法官也步步紧逼,要求她放弃。临到判决的时候,红丽拿出了存折,说明她有能力抚养儿子长大。搞得丈夫和法官都措手不及,只好判她胜诉。前夫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她的官事胜了。那晚她跑到我家里,把她的胜利告诉了我,说得绘声绘色,眉飞色舞。我们一家都替她高兴,她把儿子拉到身边对我说:“我就是要让他不能像他爸爸那样放荡,不负责任。”儿子则不屑地站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她的儿子已经八岁了,长得瘦瘦小小的,看上去也不是很健康,而且也不是很出色。可红丽却像看宝贝似地看着他,原来母亲看儿子的目光都有一种深意在里面。

红丽为自己的胜利感到高兴。可是,当第二天中午吃饭时她却发现儿子还没有回来。她先是打电话到学校,学校说已经放学了。她立即就想到了是前夫劫持了儿子。她也顾不得做饭,就跑到街道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行动很迅速,马上汇报到公安局指挥中心。公安人员很神速,立即调出所有的监控录像,很快发现她的前夫正带着儿子上了车。往广东方向跑了。公安人员征求她的意见:“要不要追?”她当即大叫:“当然要追了。”

很快,她坐上了追赶儿子的警车。载着儿子的车辆是一辆大巴车,车速很快,红丽坐在车上,心急如焚。公安人员安慰她,只要有了目标就跑不了了。可是红丽知道,一旦到了前夫的家里,再想要回儿子是很困难的,尽管有公安人员在。因为他们毕竟是父子,父亲要留儿子在家里玩两天的要求也不过份,法律也不能太无情。还好在将要进入广东的高速公路入口,他们追上了那辆车。红丽上车就把儿子拉了下来。前夫还想反抗,看到公安人员站在他面前,他可能觉得理亏,也没有反抗,只是看着儿子下了车,露出很无奈和绝望的眼神。公安人员又问要不要带他回去询问。红丽说:“我只想要回我的儿子,让他走吧。”公安人员没有为难前夫,让他走了。

儿子对母亲的全力解救似乎并不领情,还想上车和爸爸道别,红丽大声训斥:“你还去看什么?”儿子拉着她说:“爸爸好可怜啊。”红丽听了,心里也是一酸,即而请公安人员等一下,她拉着儿子上了车,来到前夫面前说:“你不要再来搅扰我们平静的生活了,你得为你的放荡行为付出代价。”说完就拉着儿子下了车。

听说红丽去追她儿子了,我的心也一直悬着,直到晚上,红丽带着儿子回到家里,我们的心才放了下来。红丽再次为她的胜利感到高兴。我们也替红丽感到欣慰。

追回了儿子,红丽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每天送走儿子又把我的孙女儿随车带去上班。虽然她的生活很清苦,可是她却对生活很积极。见到人总是很热情地打招呼,尽管还有很多人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她,可她全然没在意。

她为她的胜利陶醉在兴奋之中。成天很阳光的工作。有一天,我抱着孙女到她家去玩,她家现在有了一台25吋的彩电,还有一台半旧的电风扇。我知道这是她省吃俭用置下的。有时我看见她还不时抽支烟。她说那还是她回来时从前夫家里带回来的,扔了可惜了,只是她很少抽了。我知道那烟肯定不是普通的烟。

村里组织妇女搞“三查”,我问红丽去不去?红丽说等星期六了去。那天检查完了她来到我家对我说,今天没检查好,医生让她明天再去复查一次。我说:“就搞个三查,哪有那么复杂呀?”她说:“医生认为我有其它的疾病。说让我最好明天再去。”我说:“既然医生说了,那你明天就去吧。”

第二天,她又去了,可是直到晚上才回来。她儿子中午只好在我家里吃饭。回来后,她就来到我家里,态度平静地对我说她可能得了可怕的疾病,但具体什么病她也没说。我在心里想,该不会是爱滋病吧。果然,没过两天,县里就通知我和我谈了红丽的病。并让我和他们一起到她家里做她的工作。

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了。红丽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对我们的到来既不惊讶,也不恐惧。就像她早就预料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似地。

医生告诉她,她的病还处于潜伏期。但这种病国家是严格控制传播的。一旦发现就要隔离治疗。

红丽不能去上班了,就住在出租屋里,每天她都要去看看父母。

她的父母知道她得了这种病,一扫过去冷寞的态度,对女儿格外关心起来。不让她去看他们,却每天到她家里照顾她,给她送饭送菜。晚上陪伴她直到很晚。对他们以前的冷寞表示深深地歉意。母亲拉着她的手说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前都是自己太冷酷,没有体谅女儿的心,女儿们都有自己的理想,都希望自己能嫁个好丈夫,有个好归宿,能够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些。却没想到女儿为了幸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几个哥哥也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表现出了对鲜活生命的珍惜。因为她们都知道,他们的妹妹就要不久于人世了。妹妹一走,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就再也见不到唯一的妹妹了。

红丽此时被感动了,一个劲儿地哭。她哭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也哭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害她。又哭父母、哥哥对她的不理解。母亲看见她哭得这样伤心,也跟着女儿哭。父亲甚至后悔得打自己的嘴巴。可是,这一切都晚了,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就是出再高的价钱他们也会去买的。

不久,红丽就被送走了,儿子丢给了她的父母。好在儿子并没被传染。这是医院做出的鉴定。

红丽走的那天,我去送她,她的父母也去送她,而红丽则笑着拒绝了。一个劲儿地要父母和哥嫂都保重。说有机会一定回来看他们。但我知道,她这只是自我安慰而已。车启动了,红丽把头和手伸到窗外,笑着一个劲儿地向我们挥手致意,让我们保重,劝我们回去。

红丽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每年卫生部门来做传染病统计,再没发现得这种病的人了。但愿这种病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绝迹。我在心里想。

本文关键词: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田冬梅与她的宝贝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