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示         2016年长江文艺杂志社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示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原创小说 -> 田冬梅与她的宝贝
田冬梅与她的宝贝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7-01-11 00:00  作者:李旭斌

摘要:李旭斌: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编钟》文学杂志副主编。有2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散见《延河》《长江文艺》《今古传奇》《中国故事》《芳草》《雪莲》《湖北日报》《中华传奇》等全国近百家报刊。为湖北作协重点扶持的十位农民作家之一。出版、发表有系列小说集《桃花寨》、《田家湾》,长篇小说《绿韵》《布袋沟》《贞洁碑》等。长篇小说《绿韵》获湖北省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布袋沟》获湖北农民作家项目扶持。

田雯雯一路风尘仆仆,几乎是三步并作两步赶着、盼着、数着公里碑回到田家湾的。顾不得登门看一眼久别的父母,一下车她就急冲冲地赶往姑妈田冬梅家。她已经彻底搞清楚了,姑妈院子那个喂鸡的花瓷罐罐是“唐三彩苹果尊”。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只知道与田地较真的姑妈哪里知道她那个瓷罐是一级文物啊!

也难怪只读过小学的姑妈目不识宝,其实自己也早就知道姑妈院子里有个喂鸡的花瓷罐,没有到上海读大学之前,不也照样是拿着金棒当烧火棍吗?前天,田雯雯与同学们一道去博物馆参观,在唐三彩陈列室里她发现一件精美物件十分眼熟,这才使她猛然记起姑妈院子里喂鸡的那个花瓷罐,那瓷罐与此件文物一模一样。于是知道了这种瓷罐罐为唐三彩器皿。标牌上清楚地写着:唐三彩苹果尊;年代:唐,尺寸:高:12cm;腹部最大直径:18.5cm;底足直径:13cm;口沿直径:12cm。雯雯现场估算了一下,连同尺寸也与姑妈的基本一致。

记得很小的时候,雯雯在姑妈家玩,感觉她院子里那个花瓷罐很好看,只可惜被抢食的鸡鸭弄的脏兮兮的。她对姑妈说这么好看的瓷罐该拿屋里上灶台上箱柜才是,陷在泥屎窝里让你给糟蹋了。姑妈一脸严肃地训斥她:“胡说!那是坟墓里的东西!拿屋里不吉利。”雯雯好奇地问:“坟墓里的东西咋跑你家来了?”

田冬梅告诉雯雯,她当新媳妇的时候“农业学大寨”正轰轰烈烈。在一次修水库的工地上,人们挖开了一座很大的老墓。里面的坛坛罐罐很多,大多被人们打了个稀扒乱,收工回家时,田秋梅发现这个很好看的花瓷罐还完好无损。拿手里她嫌脏,就用铁锹挑着端回家来。婆婆当时还埋怨她弄个不吉利的东西,担心霉气冲了她肚子里的胎气。从此花瓷罐就被放在院子里装食喂鸡鸭,这一喂就是几十年。估计姑妈早就对它见惯不惯了。好在田雯雯遥远的记忆还没有将那个花瓷罐彻底删去。

当晚,田雯雯通过查阅资料进一步了解到:唐三彩是古代陶瓷烧制工艺的珍品,全名唐代三彩釉陶器,是盛行于唐代的一种低温釉陶器,釉彩有黄、绿、白、褐、蓝、黑等色,而以黄、绿、白三色为主,所以人们习惯称之为”唐三彩”。它以造型生动逼真、色泽艳丽和富有生活气息而著称。古人多用于殉葬。在南方一次民间鉴宝活动中,这种“唐三彩苹果尊”专家给出的参考价是85至90万之间。

于是田雯雯再也无心读书做功课了,请了假发疯一般朝回赶。此时田家湾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父母对于她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一门心思地寻着姑妈的家门而来。姑妈的家还是老屋老门老院子,雯雯慌慌张张地闯进门,目光首先瞄准了放喂鸡盆的老位置。没有?雯雯心里“咯噔”一下子像是掉了块肉。怎么没了呢?雯雯的两眼像探照灯一般,迅速将整个院子再扫描一遍。结果是再次失望,还是没有!

“雯雯,你?你这是怎么了?”雯雯正在聚精会神对小院做反复性地毯式搜索,田冬梅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她一跳。她心不在焉地敷衍道:“喔,没有啥!我、我来看看您。”说这话的同时,她的两只眼睛一秒也没有停止侦探。

田雯雯风风火火地来,慌慌张张地一进门就惊飞了那只红公鸡,其实鸡飞的同时田冬梅就已经看见她了。她对侄女贼头贼脑的反常形态莫名其妙,一时间愣在了那儿。回过神来才发出疑问。田雯雯当然感觉突然。田冬梅听了她的回话更是纳闷:来看姑妈看人才是呀!怎么只看地寻物,对人视而不见?所以不得不再次发问:“雯雯,你是啥时回来的,有啥事?”

直到此时雯雯才将注意力转向姑妈。这会儿田冬梅正在院子中央为她婆婆梳头。姑父两年前已经过世了,姑妈的儿子和媳妇一起在南边打工,孙子在乡镇读初中,一星期回来一次,屋里就剩下60多岁的田冬梅与她80多岁的婆婆,两代老人守着一座老宅子。老婆婆已经能吃不能动了,连梳头都得田冬梅动手。

田冬梅疑视着雯雯问道:“你是啥时候到家的?看姑妈你不看我人,在院子里搜寻什么?”

雯雯还在不停地搜寻着院子里的一切,边转动着脸面边答:“刚到,还没有进家门。”她明显不想被主题之外的话题浪费时间,急急忙忙问道:“你们喂鸡鸭的那个花瓷罐呢?”

“卖了。”一个说的平淡。

“卖了!?”一个听的惊愕,随即又挤出一声:“天那!”

“怎么了?”田冬梅对她的惊愕颇感迷惑。

“卖到哪里了?”田雯雯双眼紧逼姑妈,出气像拉锯。

“一个收废品的。去年他来我家收荒货,看上了那个花瓷罐,他说他在娘娘殿许过愿,一定要送个这样的花瓷罐方便大家插香供奉娘娘,见他纠缠不下,一心要买,又是方便大家敬神,我说你要真心买就给五十元。他给了我五十元。”

“哎呀!我的姑妈呀!”雯雯急的只跺脚:“你那花瓷罐是唐三彩,文物!国家一级文物知道么?50万都买不到。”

“真的?”田冬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发着呆光的双眼瞪大了。

“千真万确!我就是为它专程赶回来的。”

“我的妈呀!”这回轮到田冬梅呼爹叫娘了:“我、我咋这么傻呀!宝贝放在家里几十年都不知道啊!”

“别哭爹叫娘了,快想法追讨回来吧!”不亏在上海见过大世面,关键时雯雯比姑妈有主见,沉着许多。

“你说?你说卖了还能追讨回来?”田冬梅一脸茫然。

雯雯问:“当时你就没有问那收荒货的是哪里人?叫什么?”

雯雯这一问提醒了田冬梅,她说:“那人是沈家坝的,说来还是个熟人,当年在水利工地上一起干过活,叫黄老四。”

“那就好了,走!咱现在就找他去!”雯雯比姑妈急切。

田冬梅犹豫不定:“卖了,不管钱多少也算人家是出钱买走的,又不是偷的,抢的,现在去反悔,他肯定说我们出尔反尔,不讲信誉,这、这合适吗?”

雯雯说:“不是我们出尔反尔,我敢肯定他没有放娘娘殿里。他这叫欺诈,倒卖文物是违法的。”

事不宜迟,田雯雯没有心情与姑妈探讨政策法律,急忙回家骑来了自己家的摩托,不由分说硬把姑妈拉了上来。

“人家是买的,又不是偷的,我们这是去找他扯皮,不是不讲信誉吗?人就是一句话。”姑妈虽然骑上了摩托,可心里明显疑虑未消。

“你呀!太窝囊了,”雯雯满口都是责怪:“难怪人家说什么样的性格造就什么样的命运,他要是像你一样讲信誉就不该欺诈你,就是看你太老实,他才欺负老实人,像你这样又憨又实,撞倒南墙脑子都不晓得拐弯的人,不吃亏才是怪事。”

“就我们俩,又是弱女子,就算有理,人家能服咱吗?都晓得黄老四是个鬼不缠。”田冬梅主要是对此没有信心。

“别担心,刚才我已经用我爸的手机给派出所打电话了,警察也正在朝沈家坝赶,国法在上,不怕他耍赖。”田雯雯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很自信。

沈家坝距离田家湾也就八九里路,田雯雯心里急,驼着姑妈一路飞驰,不一会就到了。两人在村口碰见一个正挑着粪担朝村外走的老汉,雯雯问他:大叔,收废品的黄老四住哪家?

“你问的是‘荒货黄老四’吧,”老汉随手朝堰边那个大门一指说:“就住哪儿。如今只剩下‘荒货黄老四’这个名了,他可算沈家坝无人不知的 ‘名人’啊!”

老汉说话明显带着古怪,田雯雯没有顾上多想,转眼已经到了,她将摩托停在了老汉指的那个大门前。田冬梅上前摇着门环叫道:“屋里有人吗?”等了一阵不见回声。“屋里有人吗?”田雯雯又叫了一声。见还是没有回声,她遂将大门推开了一道缝隙。两人分明看见一位身心疲惫的女人正坐在院子中央发呆。

门环声和两人的叫喊声都不算小,她是聋子哑巴?田雯雯心里泛嘀咕,小心翼翼地推门进院。女人依然神情麻木,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根本不管家里来了外人。

田雯雯开口道:“请问这位大婶,你是黄老四的家人吧!”

“是……”女人习惯地答应“是”的同时明显又像在回避什么。

谢天谢地,女人不聋不哑,不管她想回避什么,雯雯已经认定她是黄老四的女人了:“黄老四在家吗?”

听了雯雯问话,她那木讷的脸终于转向了来人。她萎靡不振,满脸憔悴,当发现来找黄老四的人是个美女时,黯淡的目光突然机警起来,魂魄似乎一下子又回到了她的身上。自从丈夫栽在美女身上后,她对美女有一种天生的敌意和警戒,连连问:“你?你……你是谁?找?找黄老四要干啥?他与你有、有啥干系?”说话同时眼睛里喷射出仇视的火焰。

她的神情让田雯雯多少有些胆怯,忙解释说:“我不认识他,可我姑妈认识他,”田雯雯指指身后的田冬梅,接着说:“黄老四他去年四月骗卖了我姑妈家的一个花瓷罐罐,那花瓷罐是“唐三彩”。

“三才?啥三才?”痴呆的女人又染上了麻木,还很有些不耐烦,摇动了一下蓬乱的花发回道:“管你啥三才、五才的,我不知道!也懒听得,我心里堵的慌,别烦我好么?”

“就一个苹果样的花瓷罐罐,” 田雯雯手比划一下:“这么大,大肚子,翁口,花瓷的,那可是国家一级文物,值很多钱。让你家黄老四给骗走了。”

女人突然不说话了,瞪大她那一双死眼,紧盯着她俩。

“大审,你把那个花瓷罐交出来吧!我们退你钱,黄老四是诈骗行为,倒卖文物是违法的,要坐牢的。”田雯雯伶牙俐齿,连解说带吓唬,女人这下总算听清楚了。没想到她突然转傻为怒,骂一声:“去你妈的破瓷罐!谁个稀罕你那破瓷罐!”女人怒气很快发完,当即又转怒为悲:“该死的花瓷罐!可、可把我家害惨了!”紧跟着就扯开嗓门嚎啕大哭起来。

这哭的有一档没一档的,田雯雯对女人的神情不可思议,连连反问:“怎么了?怎么了?你是怎么了?说话呀!我们不是来听你哭的,说话呀!得了便宜装吃亏不是?”雯雯好说歹说,女人好像没有听见,她越追问她越哭的更响。

“少来这套!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你这套早就不灵了。”田雯雯也生气了。可无论她怎么问,怎么驳斥,女人依然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像死了亲爹妈一样,一个劲地只是哭,一字不吐。田雯雯认为她是在耍无赖,说起了更严肃一点的:“装什么呀!别来这套,派出所民警马上就到,他们只认事实,耍心眼玩眼泪是蒙混不过去的!”

女人根本不把如此严肃的话语放在耳里,除了哭还是个哭。就在田雯雯感觉心急火燎又无能为力时,沈家坝村的沈书记带领乡派出所柯所长和两个民警赶到了。警车虽然比田雯雯的摩托快,可他们来村后先去找了村书记,所以晚到一步。

柯所长问田雯雯:“你就是报案的田雯雯吧?”雯雯点头。见女主人大哭不止柯所长又问:“你们怎么她了,她怎么哭了?哭什么呀!”

田雯雯带着怒气说:“莫名其妙!谁知道她为啥哭?我们只是说了她家黄老四骗走了我们的花瓷罐,那个瓷罐是‘唐三彩’,倒卖文物是违法的,我已经报警了,民警马上就到。说着说着她就无缘无故地大哭起来。”雯雯说着从女人前面转到她的身后,鄙视着她:“自己做的事自己心中有数,装吧!你看她那样子,演悲情戏她那演技明显还有点差,还哭的那么伤心,明显是抱着明白装糊涂。不是想耍赖就是怕你们警察来找她。想以哭蒙混过关。”

沈书记听雯雯说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个七八分,赶忙解释说:“你们不了解情况,可能误会她了,我心里有数,她是真伤心啊!”

“骗谁啊!得了那么大的便宜,乐的睡不着觉才是,还真的伤心?”打死雯雯也不相信。

“真的不骗你,我知道他为啥伤心。”村书记转向田雯雯,两手比划出一个不大的圆:“你说的那件‘唐三彩’这么大,翁口大肚子,花瓷的是吧?”

“是的!就是它!你见过?”田雯雯连忙点头肯定。

沈书记说:“见过的还不只我一个,黄老四已经把它卖了,而且卖了很多钱。”

“卖了?”雯雯急忙问:“卖了多少钱?”

沈书记说:“具体数目黄老四一直不说实话。有的说他卖了40万,有人说他卖了60万,反正收废品的黄老四一夜之间发了是实,都知道发在那个花瓷罐上!那货穷骨头托载不住三近肉,发了财黄老四转眼就不是他‘荒货黄老四’了。”

柯所长插话:“有钱了,当然也就无需收废品了?这也正常呀!”

沈书记说:“不收废品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关键的是黄老四从此陷在吃喝嫖赌里了。生意不做了,田里、家里,什么事都不管,整天泡在镇上的麻将馆里,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柯所长说:“他有几十万,那不是小数目,也该他烧作一阵子了。”

沈书记继续说:“最大的问题是没多长时间他就和下坝村的莫寡妇乔上了,那女人天生就有一身让男人疯魔病毒,把个黄老四三魂钩去了五魂,人和钱都迷倒在了她家里。这边家里人找人人不归,要钱钱没影,你说生气不生气?人一生气就急,豆腐急了一包糟。这一气一急坏事了,儿子找到莫寡妇屋里与老子动起手来,情急中老子举起了铁锹,儿子抓起了砖头,结果儿子失手一砖头把老子砸死了。案子还是你们派出所来办的。”

柯所长说:“我今年刚调过来,只听说去年办过一个儿子打死老子的案子,原来就是他们家呀!可苦了这个女人了,没有钱她是受害者,有了钱她也是受害者。”

沈书记接着说:“黄老四死了,儿子坐牢去了。小伙子的婚期都定好了,多可惜呀!好端端一个家如今就剩下她个倒霉的老婆子,要不是那花瓷罐哪有这么多倒霉事啊!今天你偏偏又来找那个花瓷罐,你说她是真伤心还是假伤心?”

“原来这样!报应!”后边的“报应”两字是田雯雯不由自主中脱口而出的。出口后她才感到自己失口了,人都到如此境地了,怎么说也得顾忌一下人家的感受吧!谁知女人不但没有计较,而且也跟着田雯雯诅咒起自己来:“真的是报应!是活该!我是活该呀!你们把我抓起来,铐起来,杀了我吧!刮了我吧!我不想活了!”女人说着说索性倒在地上滚动着,哭的更伤心了。

柯所长只能好言相劝:“我们绝对不是为抓人、铐人而来,现在已经弄清楚了,骗卖文物的是你丈夫,不是你,你如今也算是受害者了,没有多大责任。来找你主要是了解一些情况,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你有责任和义务为我们早日破案提供一些证据和线索。”

沈书记和柯所长费了好大的劲,女人总算收起了哭声。交谈中女人说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情况:“花瓷罐被县城一个古董商买走了,是下坝村的武麻子带来的,据说是他一个什么亲戚。”

“这条线索太重要了!”柯所长风风火火地收起笔记本和录音笔,说:“事不宜迟,走!我们现在就赶到下坝村去找武麻子,顺藤摸瓜。”

“轰!轰!轰轰轰——”柯所长和田雯雯他们几个人刚出黄老四院门,老天忽然轰轰隆隆响起了闷雷。他们只顾和黄老四女人纠缠,不知啥时候老天已经变了脸。

“坏了!”田冬梅听见雷声突然惊叫起来,望眼头顶无比担忧地说:“糟糕,我婆婆还在院子里,忘记交代人了!”说罢转脸侄女急切地说:“雯雯!快送我回去,快!”

“ 你……你不追你的唐三彩了?那可是个宝贝呀!”雯雯一门心思都在追宝上,正在即将柳暗花明的关键时机,姑妈咋这么不识时务呢?说这话时她狠狠地白了姑妈一眼,有些生气。

“不追了!让他们去追吧!我们回去!快回家!”田冬梅已经不知所措了,一点也没有看侄女的脸色,平日里的憨实和迟钝似乎一下子都被那声惊雷震飞了,人随即精灵起来,态度很坚决:“老太太还一个人坐在院子里,一口水都能呛死的人,她可经不起雨淋啊!快!”

“我的姑妈呀!你……你真……怎么是这样的人啊!”雯雯恨的牙根疼,喉咙都发硬了,真想踢她一脚才好。

田雯雯气呼呼地还在犹豫,田冬梅可没有心情在此磨蹭,不由分说转身就撒腿朝回跑,就像屋里着火了一般。见此雯雯显得很无奈,只好踹响摩托赶上她。

田雯雯恨铁不成钢,虽然驼着姑母往回赶,可心里对她的行为甚是不解,有一百个不满。她认为姑妈这是不识时务,最少不知道哪头重哪头轻。莫说是个只能吃不能动的老太太,就算她能拉车挑担又能怎样?丝毫不能改变自己穷命。姑妈一辈子过的窝窝囊囊,原来就窝囊在她这性格上啊!与那黄老四的女人一个德性,都是该吃苦遭灾的命。女人怎么一上点年纪都这样啊!亏了你年轻时还担任过村妇联主任。几十年算是白活了。

“太可惜了,追回来就是交国家你还有二十万的奖金呀!”田雯雯的脸哭丧一般拉的老长,在前边驾驶着摩托,难免牢骚满腹:“足以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你看你?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啥事还能比这事重要?”

田冬梅在后边看不见侄女拉长的脸,听得见她的埋怨。很干脆地回答说:“啥事也没有人重要!”

“可你那是个什么人?能给你带来什么?”田雯雯因为有气,说话也就自然把情面放在一边。

田冬梅感觉侄女的话太离谱,简直有些胡说八道了,她以埋怨的口气数叨说:“话怎么能这样说呢?那可是自己的老人家呀!不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就该死?你、你这大学是咋读的?老师是怎么教你的?”

见姑妈生气,田雯雯也意识到自己的信口开河有些过分,赶忙换个口气说:“你这么孝顺,该去县里评十大孝媳妇了。”

田冬梅说:“不评十大孝媳妇就不过日子了?光我们乡也千家万户,都去为了评孝媳才行孝,那么多老人还能活呀!那不叫孝心,那叫亏良心。反正我从来没有想过。”

“都在说孝敬老人是美德,可现实中谁还在把无用的老人当宝贝啊!只有你了,不知道你从她身上得到了多少好。”看来田冬梅的老一套是说服不了侄女的,雯雯比姑妈的知识多,见识广,也的确比姑妈务实。

田冬梅说:“天天一起过日子,要说谁得到了谁多少好也真数不出来,平日里虽然有时候她也吵你骂你,与你拌嘴,可你数遍世上所有人,还是感觉她与你最亲,这个亲不是嘴上说给人听的,也不是做表面给人看的,而是从心底感觉的。”

“你别搞错了,生你养你的可是我爷爷奶奶啊!”田雯雯说这话时回了一下头,她对她为了婆婆竟然漠视了血缘之亲不满。

田冬梅说:“她虽然没有生我养我,可我敢肯定她与你爷爷奶奶对待我的心是一样的,虽然没有什么大能耐,可她把生命的一切都给了我们这个家。”

“你男人是她儿子,你孩子是她孙子,那是理所当然的!应该的。”雯雯不以为然。

“她是应该的难道我就不是应该的?”见天上的雷声越来越急了,田冬梅又催了一声“快!”接着说:“与她一起生活了40年。现在我也有儿子媳妇和孙子了,想想自己对待儿孙的心情,就知道她是如何对待我和孩子的,那是掺不进半点假的。自从你爷爷奶奶去世后,我就越来越感觉与她是在相依为命,无论她怎样,我的那颗心与她是无法割舍的。这两年她身体不行,我天天要照顾孙子还要伺候她吃喝拉撒,有时累了、烦了也骂过她老不死,可心底里真的还是怕她离开我,只要他坐在家里我就感觉有亲人,有靠山。”

“真的就这么重要?”雯雯很难理解:“她如今可是你最大的负担和累赘啊!难道比那个能彻底改变你命运的‘唐三彩’还重要?”

“话不能那样说!黄老四可是得了宝贝发了财的,可他们得到了什么?我相信老天是公平的,只要……”突然一个闪电,划破整个苍天一般,打断了田冬梅的话。紧接着一个炸雷,惊的两人心都快蹦出来,摩托也跟着摇晃了一下。雯雯刚将车把扶稳,雨就急着跟来了。

“糟糕,这雷要是落在她头上……”田冬梅的心缩紧了,不敢朝下想。

“你自己也在雷雨中呀!几十万的宝贝都不要了,还不够呀!放心吧!‘老天是公平的’”。见姑妈提心吊胆的样子,雯雯又好气又好笑,所以语气中充满了责怪还捎带挖苦。

好在雨来的虽然急,但十分短暂,哗啦一阵就来了个急刹车。田冬梅提在嗓子眼上的心暂时放了下来。她说:“金钱对于人固然重要,但是亲情更重要。只要一家人能在一起,亲亲和和,就算粗茶淡饭,也其乐融融。”

“就没有不高兴的时候?”雯雯反问道。

田冬梅说:“牙齿舌头也有打架的时候,我天天伺候她其实心烦的时候很多,虽然吃了很多苦,可从来没有认为她是个累赘。反而感觉有她就有亲情在,就有与亲人团聚的满足,如果哪一天她真死了,我不知到心里是什么样的苍凉。”

在田冬梅心急火燎中,摩托终于将她俩驼到了家门前。眼前的情景让姑侄俩再次惊了个目瞪口呆。田冬梅的婆婆趴在院门的门槛上,怀里抱着一把雨伞,眼巴眼望地看着门外。她是从院子中央爬到这里的,小院的泥地上留有一道很明显的爬拖痕迹通向这里。看见田冬梅那一刻,她那充满期盼的苦霜脸上分明还绽放着笑痕。在她眉眼顾盼间,浅浅的微笑里,蕴藏着暖人心肺的热量。见田冬梅不说话,婆婆埋怨说:“一辈子都丢三落四的,出门咋不带雨伞呀!那时候还能给你送到田边,我现在实在……唉,别提了。”

田冬梅心里暖暖的,同时也火气往上,责怪她说:“谁让你给我送雨伞啊!就是个小伙子他知道朝哪里送?你真是没事找事!让我省心点好么?”

田雯雯也在心里埋怨:“这老太太的确是没事找事,明知道自己腿脚没用,还送什么雨伞?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惹祸,给媳妇找麻烦么?”

再看田冬梅,眼眶里分明荡漾着泪水,或许是幸福的,或许是酸苦的。责怪完婆婆,田冬梅又气嘟嘟地背起满身泥水的她,一步步艰难地朝屋门走去。眼观这情景,使田雯雯眼前恍惚中出现了一个“孝”字的造型,“孝”字不就是上边一个老,下边一个子么?她读懂了,“孝”的意思原来就是儿子要把老子背在身上呀!尽管对于姑妈来说构成这个“孝”字显得过于沉重,可她们用平平凡凡的事,点点滴滴的情,诠释着“人和就是福”的真谛。此时,她感觉这座小院就是一条摆渡生命的舟船,构成“孝”字 造型的婆媳俩就是拨动清水推动小船的撑船人,他们那小屋就是他们的静静港湾。

田雯雯一直以为姑妈的生活十分不幸和糟糕,原来她也有她的幸福啊!这种多余和麻烦或许就是她的幸福之所在。

本文关键词:

上一篇:红 丽
下一篇:多 事 之 秋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