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作家网
第三届湖北省长篇小说重点作品扶持计划选题招标公告         关于招聘湖北省作家协会文学院第十二届签约作家的启事         湖北省作家协会关于征集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参评作品的通知         第二届“千年银杏 诗画安陆”散文诗歌大赛获奖作品公告         关于征集2017年度中国作家协会 重点作品扶持选题通知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批评 -> 书评序跋 -> 湖北工人作家丛书——《白棉花》跋
湖北工人作家丛书——《白棉花》跋

来源:湖北作家网  发布时间:2017-04-12 00:00  作者:刘川鄂

摘要:

       湖北省第二届文艺理论家高研班授课休场的间隙,一个穿大红大凤的学员说要与我合影,那就合影呗。湖北省作家协会成立六十周年庆典,一个穿长款旗袍的参会者送我一本书请我指正,说散文集《春风拂柳》收入了合影,一看,还真是高研班的合影。几个月后,湖北省作协通知开会,要求拈阄确定“工业题材长篇小说扶持项目”的“一对一”工人作家辅导对象。十个阄之八九礼让同仁们先挑了,打开那个没人要的纸团:柳晓春。随即举行的签约暨长篇创作大纲讨论会,我正牵头召开一场重要学术会,没能参加。不几天,邮箱里站着一封信,鲜红的合影和墨绿的文字,是《白棉花》大纲与那张高研班的合影。终于,与“柳晓春”这个符号有关的微弱信息从脑海里浮出,原来我的帮扶对象,是一个喜欢中国风服饰的一线女工。
       说实话,作者的大纲题材新鲜,我比较看好,目前为止似乎还没读到值得一提的支边小说。从她给我邮件的语气来看,显得谨小慎微,透出的全是胆怯。我曾辅导过“农民作家”,对于什么才是扶持引导深有体会。底层文学爱好者能够坚持写作实属不易,他们需要扶持需要关爱,也许改变的不只是写作者本人的生活态度,可能会更深更远地影响到书写者的周围。我一直相信,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有价值更有意义,这也是我乐于联系、扶持、关注底层写作者的原因。回复她的邮件:放开写大胆写。
       是年冬天,柳晓春说要参加一个全省的助学公益活动,地点是我所在的湖北大学。我有点吃惊,她解释说,从事慈善活动已有好些年,她过得不容易,但这世上比她过得更不容易的还有无数。哦,作者原来还是个有爱心的女工。
       次年,省作协召开工业长篇小说改稿会,柳晓春自我介绍时,说她职业不定,做过养路工、制药工、机械工等,目前是抄表工,每月四千户的一线工作量相当杂乱繁重。生存状态的糟糕,使她认为读书写作是件奢侈的事,而且写作遇到了困惑,作者父母不认同她写的《白棉花》,强迫她放弃。读过她给我的写了一小半的书稿,发现这个女工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就此放弃十分可惜,于是鼓励:写作要独断自信。
       今年八月中旬,收到了作者写完并改过一次的书稿。其时,我在北京忙于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她在邮件中说,很担心我评选全国一流小说,会看不进《白棉花》。看进看不进都是我的工作啊,这点担心其实没必要。我在返汉的候机厅、飞机上、包括在咸宁九宫山宾馆通宵审稿。整体评价,比我预想的要好,但里面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如果作者能接受我的指引,或许这部小说会有一个质的提升。自由交流时,我详细谈了一些看法,建议作者多读经典,并推荐了几本好书。我的批评有点严厉,结束时忍不住加一句:“你很漂亮,衣着很得体。”其实我只是重复一遍别人赞美的话。因为这次改稿会,作者不是一袭中国红长裙,就是全身青花瓷绣花,算是赏心悦目。不过,柳晓春说:“如果你能认为我的文字比我的衣服漂亮,那才是真的漂亮,我会开心;如果你认为我的思想比我的文字漂亮,那才是永远的漂亮,我会特别开心!”
       回答太铿锵。本以为柳晓春如一株春天拂晓的垂柳,婀娜柔媚,诗意朦胧。可她显然不是,是什么?忽然想起作者的文字和摄影图片里有一种柳,那种柳像胡杨一样古怪。她说叫怪柳,比胡杨更可贵,胡杨是生千年,死千年,倒地不朽又千年;而怪柳是生千年,长千年,生生不息又千年。全世界只有新疆阿图什看得见。哦,柳晓春是株怪柳?
       说一下她的文字吧,看看有否古怪。
       我首先读到的是她短篇小说《装配工》,这是阅历长满铁锈的双手才写得出来:一个有读书梦的农村少女,因为漂亮,以婚姻的方式被社会买断,成为城里的机械女工。然而社会不断变革,她想好好做工好好生活的愿望,被现实砸得稀巴烂。作者用“*”字路口而不是常见的“+”字路口暗喻社会秩序的混乱,用“长子”暗喻国家企业的畸变矮小,用“一毛”至“五毛”全家展演整个社会生存常态。短短万言拷问,让读者有无尽思考。
       《白棉花》写一群支边人在新疆的事儿。小说大背景是一段真实的历史,1958年至1966年间,全国有几百万人以支援边疆的形式背井离乡。其中,湖北有几十万人在新疆工作生活。作者为了加强真实感,以注释形式将有关史料追加在小说里。当年支边人艰难的生存方式、心酸的生活状态、苦涩的心路历程被作者原汁原味地还原,读来震撼人心,容不得遗忘、漠视、麻木、遮蔽与篡改。由于作者出生长大在新疆,是典型的支边二代,二十几岁后定居祖籍湖北,使得这部小说有鲜明的湖北、新疆两地域文化特色。这样的对比视角很有看点。
     《白棉花》主述人物“白凯”一点也不“高大上”,他有着棉花般逆来顺受的“软”,有着棉花般正直善良的“白”。白棉花之“白”在小说人物“白凯”之“白”诠释下,似乎有更多更广更深的含义。开卷读来,很容易看到支边人一无所有的一穷二白。这个“白”衬出支边人创造一切的社会价值人生价值。一穷二白之下,贯穿小说情节的是人性真善美的洁白。一穷二白的“白”让人叹惜,人性真善美的“白”让人温暖,不过,作者的写作不满于此,还深藏不露表达出了另一种“白”,一种像天山雪峰一样冰冷的“白”,让人内心深深疼痛。那就是那个年代里,支边人精神世界里不能有自由、不敢有个人梦想的苍白。她把白棉花当人一样来写,这群支边人就是一堆白棉花。事实上,白棉花似的底层民众,不仅仅是支边人,也不仅仅是那个年代的所有人。这样解读《白棉花》,你会发现这部长篇小说里每一句话都如此紧扣主题。
      《白棉花》里支边人的爱情无奈无望。小说里最先步入婚姻的是女支边人田志芳,还没踏入支边点555团5 连,就被组织安排嫁给了她看不中的杨连长。白凯与薛莲一见钟情,可是白凯的出身问题使这段爱情一波三折,“三代”工作中意外相聚,却又最终被组织拆散。以及白小花的爱情同样苦涩,她本来深爱杨卫疆,却被洪湖蓄意强奸。因洪湖倚仗父亲洪大胡子是白凯工作上的领导,认为占有白凯女儿白小花是理所当然的事。作者控诉的,还是权势下的社会没有爱情,只有牺牲品。
      柳晓春坦言:码字不为名不为利,只服从内心。作者内心藏有一把善良正义的利剑,这使其文字坚硬疼痛。她的评判标准明晰,像是呼唤和警示,她呼唤人间的正气和生活勇气、骨气,她想告诉人们,人一旦丧失了底线与善良的标尺多么可怕。同样是小人物的陈立功反复阻止白凯获得爱情与事业,他认为他自己是条龙,别人都是虫的丑陋心理和行为,折射出中国人普遍存在的窝里斗之扭曲心态。
      值得一说的是,从小说细节中看到作者生活饱满、扎实。有关饥饿、死亡、爱情、亲情等细节生动感人。柳晓春的文学作品里有很多漂亮句子,鲜活传神的语言能让人物有趣有味。当然,这部小说还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毕竟这是一部一线女工的首个长篇,值得点赞。
      给柳晓春一个祝福吧,愿她今后坚守在文学路上,写出更好的作品,愿文学的美好带给她美好的春天。
 
         (本文作者系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大学文学院院长博导、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评委、鲁迅文学奖评委)
 

本文关键词: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 www.hbzjw.org.cn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09 027-68880679
技术支持:网勃科技